永乐国际官网欢迎您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02 08:12:04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文:叶汉荣

政治污浊,沟渠污浊,人性也一样污浊!

沟渠,是城市卫生灵魂,水流守护神,它不是垃圾桶,不是排泄场,不是烟蒂缸,不是厨余槽,不是鼠蚊窝。

乔治市老街不少沟渠,为英殖民期留下,满脸皱纹沧桑,算是沟界老祖母,部分年久失修出现洞穴,虽然市政局多番修补纠正,但“僧多粥少”力有不逮。

天天和老祖母为伍,我们更应净化她、照顾她、爱护她老人家,而非蹂躏她、堵住她,让她血管不通,水流阻塞,负面生态为患。

- Advertisement -

活水,让一座城市有尊严气质,让城民更健康富亮光!

虽然,我们现阶段无法像东欧国家般,沟里游着鲤鱼对虾,沟上划着水鸭鸳鸯,但至少别让毒蚊繁殖吸血传恶疾,莫叫鼠辈横行、四脚蛇吐信。

咱们卫生意识仍脆弱,公民道德待加强,父母长辈言行永远是大镜子,更是活教材,“不乱丢垃圾入沟”免得有样学样。

我们厌恶水灾,埋怨政府治水不力,但连沟水也不爱惜,沟不通灾来袭,永远只停留在叹息+叹息!

再者,乱丢垃圾塑料入沟,流进河飘向海,祸害鱼虾生态,地球生病气候暖化,冤冤相报自食其果:人类最终是输家。

乔治市现存老屋,后尾路多有一个洞(目前筑灰密封防盗),那是当年“倒粪洞”。

抽水马桶还不盛行的1900年代,家家户户排泄物,几乎都靠人力清除,每隔两天拥36门的清粪车开到,穿黄衣制服,把布帽拉得低低,图盖掉半边脸、双手揽起“夜香”桶工友,都分区为槟民清粪。

他们通过后尾路,从“倒粪洞”将居民两天累积“成果”拉出,再将干净马桶放进去,如此周而复始提供除夜香服务。

当年部分卫生意识不强市民,因怕孩子在又臭又滑Jamban(厕所福建土话)跌倒,更怕个子小者掉进Jamban Khan(粪洞),因此小的就坐在痰盂上大解,之后再倒进沟,大孩子就直接叫他们蹲在后尾路龙沟(即水沟)边拉屎,沟渠成另类粪场。

家有吃剩汤汁菜肴,贪方便市民直接倒进沟,有东西吃养肥沟洞内鼠辈,也因“沟沟”相通,鼠辈更可横行跑进百姓家咬食破物,还大拉鼠粪臭气熏天,累及无辜市民。

你扫我扔,你挖我丢,街道肮脏、沟渠阻塞、豪雨成灾,才怪市政局没做工,那太不公平吧?

望着市局工友从大沟中捞起小山似的垃圾,除了脸红也叹为观止,里头除了有数不尽塑料瓶和袋,更有床褥、破椅、风扇、轮胎、路锥、衣物、奶罩等,应有尽有,真佩服这些垃圾虫的“勇气”和“豪气”!

追根揭底,这是大马公民理念和家庭教育失败,上梁不正下梁歪,家长已是冥顽垃圾虫,孩子岂不跟风?

为什么他国人民可严守卫生纪律,达到干净国度,我国喊了这么多年,却依旧沦为“垃圾国”?执法不严?制度纰漏?都值得再三探讨和改善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尽管政府努力路上除污、沟里清污,垃圾虫依旧水陆玷污,一切都是徒然。

只有当人民醒觉+良好有效执法,这片古老大地,才有望真正干净。

近期性片横流,政敌不惜黄招尽出,欲将对方置于死地,看得民众扑朔迷离,看来,政治Bersih,沟渠Bersih,人性Bersih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。

责任编辑:谷悛 CN037